李白的“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”为何被蘅塘退士称为千古丽句?

灵异事件 aliang 暂无评论

  说起黄鹤楼,许多人立马想到崔颢的“昔人已乘黄鹤去,此地空余黄鹤楼”和李白的“故人西辞黄鹤楼,烟花三月下扬州”。前者怀古念乡,后者赠别友人,不一样的感情,一样流芳千古。李白的“故人西辞黄鹤楼,烟花三月下扬州”,为何被蘅塘退士称为千古丽句?

  两首诗都是殿堂级别的佳作,难分伯仲。至于“故人西辞黄鹤楼,烟花三月下扬州”为何被评为千古丽句,三叶草认为原因主要有三。故人西辞黄鹤楼,烟花三月下扬州。孤帆远影碧空尽,唯见长江天际流。

  黄鹤楼自身的名楼效应黄鹤楼始建于三国时代东吴黄武二年,唐永泰元年已具规模 ,因诗人崔颢一首《登黄鹤楼》而声名大噪。这首《登黄鹤楼》到底有多好?后人甚至将其推崇为七律之最,连酷爱题诗词的李白也只能叹息:“一拳捶碎黄鹤楼,一脚踢翻鹦鹉洲,眼前有景道不得,崔颢题诗在上头。”

  这段佳话让《登黄鹤楼》的地位更上一层楼,也让黄鹤楼名满天下。以致于后来李白写出“故人西辞黄鹤楼”时,读者理所应当将其拿来与崔颢的诗比较,加上太白自身的名气,诗火起来不成问题。

  盛唐风貌凝于一句,扬州是东南都会,自古繁华,当时正是开元盛世,三月的扬州将美与繁荣完美结合。扬州城里,春风十里,杨柳堆烟,花团锦簇、薄薄的日光笼着绣户珠帘,穿着五颜六色绸缎衣裳的行人漫步在街市上,宛然一幅动态的盛世江山图。

  仅仅一句“烟花三月下扬州”,清丽明快的诗句,寥寥数语便勾勒出这无边的扬州画卷。好友要离开了,可他去的是浪漫繁华的扬州,似乎便没那么伤感了,诗人甚至还有点羡慕与向往。

  李白与孟浩然相识时,正值青春年华,而比他大十多岁的孟浩然已名满天下。知己间的惺惺相惜,无关年龄与名望。高山流水,有一人足矣。他们一起登高望远,饮酒作诗,谈古论今,不亦乐乎。

  首先从整首诗的角度来说,这首诗好在末二句,而不是前两句。四句均以送客之人口中道出,前两句叙事,点明“辞”和“下”,三句一转,末句留白,化用曹植“爱至望苦深”诗意,怅别之情,尽在言外。有的诗作有好句但是全篇不太好,有的诗全篇很好,但是没有出奇的佳句,李白这首诗好在“有句有篇”。不仅是前两句好,第三句第四句更是气象开阔,余韵深长。

转载请注明:每日奇闻怪事 » 李白的“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”为何被蘅塘退士称为千古丽句?

喜欢 ()or分享